中国书法名家艺术馆 主办 加入收藏 | 回到总馆
首页 > 评议文章 > 正文

偶然与必然
2013-06-27 21:46:06   来源:   评论:0 点击:

  泰山宛若一位静默深沉的老者,睿智而不事张扬,守护在华东大地。历经数十亿年风雨,熔铸了泰山独有的精神品质。
偶然与必然
  
  泰山宛若一位静默深沉的老者,睿智而不事张扬,守护在华东大地。历经数十亿年风雨,熔铸了泰山独有的精神品质。文化伊始,就在泰山烙下了永恒不灭的印痕。七十二帝登封泰山,文人雅士风会此间,历史总是在无数个偶然中导向必然。从大汶口陶文到李斯碑,从经石峪石刻到纪泰山铭,一部中国书法的发展史和变迁史,就这样刻写在泰山的躯体血脉之间。泰山总在不经意处彰显着文化的厚重与博大,传承着文化的心脉。泰山蜿蜒东去,在泰莱交界处有一座九顶山,小汶河贯穿南北,将金井这个小山村一分为二,我就出生在这里。恪守祖训,耕读继世是山村生活中最重要的组成部分,族中在清末曾出过两位秀才,我的祖父幼时就在两位秀才创办的学堂里学习,说起来也是书香世家了。祖父对我格外钟爱,教我读诗吟词,弄墨图画,在我幼小的心灵里播种下了艺术的种子。
  
  我的绘画情节,随着年龄的增长与日俱深。参加工作后,我来到了泰城,这里的文化氛围已远非金井这座小山村可以比拟。工作之余,我依然沉迷在我的画家梦里,枕游山中观古松,坐对残碑摩心迹,这就是我生活的全部快乐。工会主席爱才,委我执事宣传工作,使我如鱼得水,绘画更加痴迷。于是接触的人和事相对就专业一些,渐渐的有了一点小名气。有人要画,总要题款落印,这时,书法篆刻成了我的拦路虎。为了装点门面,我开始涉足书法篆刻,购来字帖印谱,书从唐楷入手,直至米南宫;印以秦汉为宗,旁参明清诸家,初见成效。l991年,居然在《山东财会》上发表了我的第一件篆刻处女作。偶然的成功,给了我极大的激励和信心。从此,泰山古盘道两侧的刻石,岱庙长廊内的碑版又成为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2002年,在泰山桃花源新建山东省刘宝纯美术馆,专用于展览先生的作品。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应友人之邀,为美术馆刻匾。在刻匾的过程中,我体会着怎样用今人的眼光与古人交流,怎样用今人的刀法传达古人的笔意,为我学习书法增添了一份宝贵的心灵历程。通过这次刻匾,我有幸与先生结识,建立起深厚的感情,并被先生收为弟子。艺术馆建成后,展出了先生的多幅力作。其中,先生的巨幅画作《空林》,给我的灵魂以强烈的震撼。在这副作品中,满纸没有一笔色彩和渲染,书法中篆书的线质充斥其间,有玉著篆的流美,铁线篆的凝练,甲骨文的爽利,金文的苍茫,浓淡枯湿,燥润相间,笔墨的自由与老辣使我深深折服。我终于明白,中国绘画和书法的灵魂之所在就是线条,没有淳厚的书法功底,要想进入中国绘画的高妙精深、自由博大的境界终将是一纸空谈。于是,我下定决心专攻篆书,开始了大量的临摹,从《泰山刻石》入手,到《袁安碑》一上溯先秦两汉,下探唐碑清人,在书法篆刻的历史长河中畅游,用心领会传世经典作品的精神内涵,心摩手追,体悟古人的佳妙境地。
  
  在取法上,我忠实于古人要求的精度与纯度。通过对传世经典作品的大量临摹,学会与古人对话,从精神的本根上理解古人,不断从传统中摄取养分,努力使自己做到意与古会,神与古融。经过传统的洗礼,我的艺术之路逐渐由宽到专,由专致精,书印结合成为我的专攻之路。书法与篆刻在我的临摹与创作上相互影响,.相互作用。怎样在书法作品中体现篆刻的线质,写出金石趣味,怎样才能做到印从书出,刻出有笔墨意蕴的线条,从而达到刀笔相生互融的境地,产生古拙朴茂,灵动雅逸的艺术效果,是我所执着追求的。我认为进行创作,不但要有对展现作品个性整体把握的能力,还要有在细微处体现对传统融会贯通的功力,让读者看得出出处,而又似象非象,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才是一副好的作品。
  
  历史上大家作品中,随处透露着时代的气息,意识的前瞻性和定位的准确性,是其成功的基石。笔墨当随时代,我思索着怎样才能找准自己的定位,把握好时代的脉搏,使古与今融,古为我用,创作出具有时代气息的作品。我终于明白单靠闭门造车,是永远也找不准自己的定位。于是,我北上燕京,南下杭州,求学访友,广增游历,视野和心境日渐开阔,书法篆刻初具模式。在书协和师友的指导鼓励下,我开始投稿,多次中国书协和西泠印社举办的展赛中入展,取得了一些成绩,踏出了我艺术征途的第一步,这应该是偶然,也是必然的一种结果吧。
  
  泰山给了我丰厚的养分,使我在书法上获益良多;刘宝纯先生给了我启迪,使我明确了人生目标。在历史的长河中,个人只是渺小的沙粒,匆忙的过客。在人的一生里,能够从事自己钟爱的事业,实在是最大的幸福。当今书坛,是百花争艳,繁荣向上的局面,也是争名逐利,躁动不安的时代。如何与古贤相亲,传承经典,继往开来,是我们这一代书法人应该深刻思考的问题。我不是一个善于开拓的人,对于传统,我有着深厚的感情。我想,在传统这条道路上,还要继续走下去,戒除浮躁,踏踏实实的学习传统,做好学问,毕竟传统是我们的根本之所在。东坡先生讲厚积薄发,实在是太有哲理了,那些能够比肩古贤的大家,无一不都是深深根植于传统的。感谢泰山,感谢书法篆刻,感谢我人生道路上所有的良师益友,正是这些在偶然与必然中交替出现的机缘,让我遇到了钟爱一生的朋友一书法篆刻。我书我刻,曾为心画,这是我的快乐。努力着,坚持着,期待着,我的艺术之路还很长,我将继续跋涉。
  
  倪和军于岱麓逸墨堂
  
  二OO九年四月
  
  

相关热词搜索:偶然 必然   

上一篇:倪和军印谈概
下一篇:小篆大乾坤——我的篆刻家朋友倪和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