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书法名家艺术馆 主办 加入收藏 | 回到总馆
首页 > 评议文章 > 正文

小篆大乾坤——我的篆刻家朋友倪和军
2013-06-27 21:46:49   来源:   评论:0 点击:

  山上有石头不稀奇,稀奇的是石头上有字。泰山从山麓到山顶有碑刻摩崖2500余处。这些石刻篆隶真行草,上下两千年,犹如一部刻在石头上中国书法史。一座山上的石刻如此之多并具有如此重要的价值,世上再无他山可与泰山比肩。仅基于这一点,泰山就应该成为出篆刻家和书法家
小篆大乾坤——我的篆刻家朋友倪和军
  
  鹿锋
  
  山上有石头不稀奇,稀奇的是石头上有字。泰山从山麓到山顶有碑刻摩崖2500余处。这些石刻篆隶真行草,上下两千年,犹如一部刻在石头上中国书法史。一座山上的石刻如此之多并具有如此重要的价值,世上再无他山可与泰山比肩。仅基于这一点,泰山就应该成为出篆刻家和书法家的地方。
  
  倪和军是土生土长的泰山人。从学画学书到学篆学刻,历经近二十年勤学苦练,他的篆名、书名走进西泠印社,走向全国各地。小篆大乾坤。倪和军以其斐然的艺术成就,于方寸之间开拓出艺术与人生的新境界。
  
  篆刻要靠篆法、章法、刀法说话。李斯碑就在距倪和军工作室不足一百米的岱庙里。那里是中国小篆的源头,是倪和军艺术精神的故乡。一百米,两千年。不知道倪和军有多少次怀着朝圣般的心态去拜读、领悟李斯碑。十分印,七分篆,写篆是篆刻的基础和本源。在与石碑的近距离端祥中,在与古人超时空的精神对话中,倪和军用心体悟字法和笔法。字法根在“六书”,不可天马行空。倪和军识篆写篆,一丝不苟,中规中矩,坚守法度,夯实了字法基础。有人说篆书笔法简单,其实这只是表象。以看似简单的笔法写出情致与精神不仅不简单而且还十分艰难。倪和军的篆书从李斯泰山刻石入手,精研《袁安碑》、《袁尚碑》,学习赵之谦、王福庵,既承接秦汉篆书的高古整饬与严谨,又融会浙派的爽捷纯净与圆劲。能得篆法,难在沉潜。
  
  章法需要悟性。在疏密离合、长短欹侧、直曲方圆、挪让盘错之间,倪和军精心拿捏,费尽思量。他以书入印,以画入印,在处理虚与实、增与减、朱与白等各种关系上匠心独具。他的印以方正为主,以平阔为主,以均衡为主,有根基、有规矩、有方法;同时在方正、平阔、均衡之中,他的印又有从容、有节制、有情调。倪和军心仪并努力追寻一种且静且简的治印“禅意”。得“禅意”,大不易。这种具有至高境界的独特审美体验超越法度和技巧但又离不开法度和技巧。没有厚重坚实的功底,无法得到这种法外之法,难以做到以形通意并进而达到得意忘形的境界。正是得益于对艺术规律的认识与把握,倪和军对印的“禅意”追求方得以逐步体现。
  
  刻篆是个功夫活。这个功夫指心中的学识功夫,更指手上的技法功夫。古代碑刻大都由职业刻工完成。没有那些刻工精湛的刀法,我们断不能如此真切生动地读到那些历代名碑。虽然篆刻与碑刻有本质的不同,但二者都存在刀法的高下。有些人以执刀为雕虫小技,其实不然。虫小技不小,并不是每个人都能以刀为笔,来表现出那些细且挺拔的线、宽且匀称的白。倪和军的“玉箸篆”,写得圆劲,刻得爽利,实现了笔与刀、美与力的极好结合。泰山玉且硬且脆,一般刻家冲不开、切不进、铲不平、磨不顺,而倪和军把握玉性,使玉印合一,焕发神采。与其工细规整的印文相对照,倪和军的边款呈现了截然不同的风貌。他的边款冲切自如,天真烂漫,金石味十足,生动气盎然。很多人特别喜欢倪和军的边款,我想这肯定不是喜爱其印的“爱屋及乌”。
  
  倪和军是个平和的人,不知道这是否与他名字里有个“和”字有关。他不是那种口若悬河、表面上意气风发、举手投足尽显“无厘头”派头的艺术家。他话语不多但一说话便切中肯綮,他性情随和但骨子里有种锲而不舍的劲头。或许正是这种难得的沉静、朴素与笃定,给予了他成为艺术家的禀赋与潜质,使他能够心无旁骛地把心思全部用于他的艺术思考和艺术实践。
  
  有理论说艺术产生于衣食足后的闲暇,而对于倪和军,衣食产生于他的艺术。作为体制外的艺术家,倪和军的篆刻艺术还维持着他一家老小的生计。在岱庙北门的“逸墨堂”里,倪和军象一位田间老农一样在方寸间耕耘。他在这里不仅收获着精神食粮更收获着物质食粮。值得欣慰的是,倪和军的艺术追求恰巧成为他的谋生手段,或者说倪和军的谋生手段正好成为他的艺术追求。对于我们这些靠工作谋生的绝大多数人来说,能够让爱好成为工作或者让工作成为爱好是幸福的。所以我说倪和军虽然累但累并快乐着。
  
  倪和军并没有过高估自己,他说自己现在还是打基础的时候,或许五十岁以后会考虑变法。我不知道他会法变何处,但在将来的日子里,我十分希望看到一个更加丰富多彩的倪和军。我想更多地看到他在规范的小篆根基上对甲骨文、金文或其他风格文字的上溯及旁及,想更多地感受他工稳缜密风格外的灵动和泼辣,想更多地分享他的诗思、妙语、画意和逸气,想更多地体味他作品中邓石如的旷达和赵之谦的宽博。这些想法或许有的可以,或许有的不可以。或许如果一切都可以了,倪和军可能也就不是倪和军了。所以,不管这些想法是不是近乎杞人忧天或越俎代疱,我们现在最期望的,同时也是最重要的,还是倪和军要一如既往地走下去,一如既往地做好他自己!
  
  在可以预想的将来,倪和军会让我们有更新的解读。
  
  

相关热词搜索:小篆 乾坤 ——

上一篇:偶然与必然
下一篇:砚边习得